PP电子官网陶瓷厂
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
QQ:940736721  282080809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

2个女人的装修经历 累的线遍

  俗话说,“如果你爱一个人,就让他有房子可装修,因为家是一个人的天堂;如果你恨一个人,就让他去装修房子,因为家庭装修是炼狱。”我们走进了那些装修中和刚装修过的家庭,希望所呈现的非正常时日的酸甜苦辣,能给即将打造幸福“草窝”的人们一点心理上的准备。

  累得线岁的罗薇玉家住南坪,新房在南坪步行街的贝帝新城,套内面积107平米。早在今年4月份便拿到了钥匙,直到10月份才正式“垦荒”。

  因为老公工作繁忙,罗薇玉责无旁贷地接过了烫手山芋。先把1岁的儿子全权托付给了父母,接着便把自己的朋友搜肠刮肚地筛选了一遍,罗列出一串名字,依次打电话过去恳切地取经。在朋友的介绍下,9月份她还算顺利地选定了装饰公司。

  装修方式照例是包辅料不包主料。10月21日,装修公司进场,公司提前一个星期通知她要买哪些材料。**先安装的是厨具,在朋友的指点下,罗薇玉跑了几家商场,在跑第五趟的时候,奔波得几乎要气绝,于是涎了脸找朋友借来小车代步。

  整天的休息日时,罗薇玉会在早上8点半出门,游走在各个装饰超市,中午随便选个小摊迅速解决肚皮问题,下午逛到各个市场都拉下卷帘门,她才被迫离开。虽然有设计师和朋友做幕后诸葛亮,但**终的主意仍得自己拿,选材的原则不能打折扣,必须环保,因为孩子还小,弄不好会熏成白血病,同时还要入眼,再者都是小老百姓,银子毕竟有限,所以价格还要能够承受。货比三家,广泛浏览是必不可少的。地砖墙砖在建玛特、东方家园等地跑了四、五趟才敲定;为了家具,往南坪八公里就往返了4次。而买门则**为艰苦卓绝。买门需了解门套的安装、门洞尺寸等等,专业知识一大堆,商家和装修队讲过数遍之后,罗薇玉仍一头雾水。而门的样式、品种又特别多,价位差距也忒大,让她久久拿不定主意。一次,罗薇玉看中了一家香港品牌的钛合金厕所门,防水的新材料,又煞是好看,她十分心动,但价格却实在“凶猛”,罗薇玉为此前后去光顾了6次,和店员都混了个脸熟。**后,她思忖良久,决定“小人”一回,找了一家做门的厂家,带着技术人员前去“剽窃”,然后依葫芦画瓢订做。

  打着各式小算盘,左奔右突地跑这么一天下来,回到家,罗薇玉只觉得气往下掉,说话几不成句。一次回家,她索性没好气地宣布:“今天,我说话只说一遍,不要让我说第二遍,否则别怪我冒火!”那天,没说几句话的她,还没来得及洗澡便在沙发上睡熟了。

  事情变得千头万绪,虽然装修队有章法地提前一个星期知会,但罗薇玉只觉得头脑仍前所未有地超负荷运转。今天买什么,明天买什么,哪些材料订下了,付了多少订金,哪些材料款已付清,尺寸是多少于是,罗薇玉的坤包里多了一个笔记本,一有空她便拿出来复习,写写算算。和设计师、装修队经理联系的频率已远远超过了和老公联系。

  下班只要不是累得瘫倒,一般都要去新房接着上班,看看进程,以检查陶瓷裂纹的细致劲检查工艺质量,自己实在去不了,也得提醒自己打电话让亲戚或朋友前去溜上一圈。罗薇玉是医院的内科医生,长期积攒的补修假被挖出来派上用场,同时她还调动起自己的亲和力,和同事们调班,积攒整块的休息时间全情投入装修中。

  虽然房子仍在装修,但罗薇玉告诉记者,**艰苦的**个月已划上了句号,“我已经瘦了3斤,老了3岁了。”她苦着脸说。

  在一家公司任职的姚熙今年24岁,迁居前一直和男友住在沙坪坝。今年年初,在双方父母的支持下,他们在江北龙湖西苑附近的小区一次性地购买了套内85平米的房子。装修在8月份,重庆的盛夏拉开序幕。

  装修是以一场激烈的争吵作为开端。因为姚熙和男友积蓄有限,于是决定自己设计,简易装修,找来朋友介绍的装修队,包辅料不包主料。早就看中某几个朋友家的材料,砖和木地板等几样主料直接借鉴,在网上找来一些家居图片,打印出来给装修队,让他们照着复制。

  两人工作都丢不下,男友于是搬来在市区退休的母亲监工。本来以为一切会顺当,姚熙一天下班赶去察看,发现工人竟在砌洗衣槽,天,她当场晕厥。是未来岳母的意思,面对这种老掉牙的思路,姚熙怎么也不能尊敬,双方据理力争,竟升级到了撕破脸吵架,工程被迫搁置。

  无奈之下,姚熙打电话召来远在涪陵的父母,帮忙监工。不过,一辈子做惯公仆的老人一时还不适应这个角色,除了端茶倒水,便是笑眯眯地看工人们干活,没几天,工人们便把父母俩糊弄得团团转,偷工减料之风盛行。装修现场不断传来噩耗,父母不懂,男友工作走不开,以至于姚熙不得不忍受着老板目露的凶光,屡次翘班,悲愤交加地回家充当“地主恶霸”。**糟糕的一次是墙都干了,地板也铺好了,忽然装修工人打电话说:家里没电了,但隔壁家都有。**终诊断是地线接头短路了,得撬开装好的地板检查,气得姚熙几乎变成泼妇,更郁闷的是,原来在**重要的一处地线接头处,潦草到连**起码的绝缘黑胶带都省了,只捻了几下!

  9月下旬,整体装修无论好歹,终于竣工,软装修随即开始,精疲力竭的姚熙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因为深知家里装修简易,**终的好坏全在这**后的一次包装上。灯饰、窗帘、沙发都是大宗物件,价格不菲,又几乎是画龙点睛之笔,每一笔都需要谨慎从事。

  周末,姚熙一般8点半便起床,从沙坪坝赶往江北,龙溪建材市场、红旗河沟的建玛特、东方家园的建材市场都是首选因为距离新居较近,可包送,免除运费。时值石门大桥整修,每次线点钟。灯饰是**难抉择的一项,每次一踏进灯饰商场,各式灯扑面而来,40分钟之后,眼睛便开始昏花,脑袋也不灵光,看见什么灯都觉得不错。当机立断,她会即刻打道回府,择日再看。如此反复,不知道来回多少次,姚熙前前后后硬是逛了一个多月才**终选定。

  在选定沙发、窗帘之后,姚熙只觉得生活琐碎得令人发疯。小女人占便宜的心理不可抑止地高涨,大中电器开业,毅然翘班,生怕错过了开业酬宾的低价,仔细看过货品,把价格暗暗记下,然后又立马冲到对面的国美电器,把相应的货品一一比对,问清楚赠品后,又再跑回大中询问赠品,掂量权衡;装修到**后,细节更是不能放过,一壁电视墙纸,当时精挑细选,百里挑一,结果贴在墙上,黄褐黄褐的,仿佛粪便,太丑陋太黯淡了,姚熙横看竖看忍无可忍,终于撕开来,重新奔忙了多趟,无奈尺寸记得不很精确,重新贴过后仍留下了遗憾。

  此恨绵绵无绝期。保洁结束,姚熙满以为功德圆满,但住进去才发现还得再鼓起余勇。每天下班7点回到家,吃过晚饭8点她便抖擞上阵,打扫战场,家具上被污抹的乳胶漆,还有装修师傅敷衍了事的又一后果,木地板的接缝处残留的无数凝胶。她买来种花用的小铲,一有空便蹲在地上铲,不久后,她便坐在地上铲,末了,累得只能躺在地上铲了。

  “装修的这两个月,我只觉得我的生存质量极差,虽然其目的为了是更好的生活质量。”姚熙心有余悸地说。

  更多

  CIDE 2021丨展商推荐:拜勒尼·拥抱自然,共启Artbella全新产品

  CIFF广州丨大牌提前看:探索人文哲学灵感,宫廷壹号刻画「多维度城市人文精神」


PP电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