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P电子官网陶瓷厂
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
QQ:940736721  282080809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

价格恶战 消毒公司难洗干净碗

  日前,本报报道了贵阳康洁消毒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环境脏乱、工作人员叼着烟干活等现象,引起读者广泛关注。

  连日来,记者深入贵阳地区10余家消毒餐具生产企业明察暗访,叼烟干活、不按生产要求穿戴工作服、员工没有健康证等现象依然十分普遍。因消毒市场行业准入门槛低,企业间恶性竞争,为打价格战,不惜偷工减料,导致了消毒餐具经常因质量问题遭市民投诉。

  在贵阳朗洁消毒有限公司初洗车间,嘴上叼着烟的两名洗碗工面对记者镜头习以为常。另一名男子叼着香烟,穿过无细菌包装、质检车间走廊进入除渣浸泡车间,在记者的提醒下才匆忙扔掉香烟。

  在贵阳惠洁消毒有限公司,该公司负责人朱学成介绍,为保障在高温烘烤消毒过程中不出现油渍污点,特别要求消毒碗筷高温浸泡必须持续10分钟至15分钟。然而进入生产车间,记者现场掐表,刚由粗洗台放进浸泡池不到两分钟的餐具,转眼便被工人抬上流水线进入下一道高温消毒环节。

  在白云区乐尔康消毒有限公司,数百平方米的生产车间门口没有任何标志标牌,两名没穿工作服的女工正在洗碗。记者发现,这两名女工与提供的健康证上的照片全然不符。自称叫吴红的女工已经38岁,健康证上却只有19岁。两名女工在公安、卫生监督赶到现场前。向工厂“辞职”,打开工厂铁门,仓皇离去。

  在沙冲路朝阳巷,在一片居民楼包围中的贵阳市黔洁消毒有限公司,隔音纱封闭的生产车间内,传出“哗啦啦”的杯碟碰撞声,相隔20多米远就能清晰听见。附近居民介绍,对于消毒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噪音,反映了很多次,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消毒公司排放的污水与居民生活污水共用下水道,油污堵塞下水道,给附近居民生活带来不便。

  一条煤灰铺就的水泥路,将记者一行引向贵阳保时洁消毒有限公司。该公司位于一家煤厂背后。除渣车间内,四周墙壁斑斑点点,阵阵刺鼻的气味在除渣车间内翻腾。该公司负责人说,以前煤厂所在地原本是个漂亮的网球场。自从煤厂进驻以后,进出通道环境日益恶化。“环境恶化,员工身体健康缺乏保障,招工更困难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说,目前正积极寻找厂房,希望找到面积、规模适应的生产加工场地。

  在采访调查中,不少餐具消毒企业负责人说,因市场准入门槛低,目前贵阳的集中餐具消毒公司已由过去的11家增加至20家。有的生产企业厂房、生产车间面积只有两百多平方米,在狭窄的生产车间内,按照相关规定,本应相互独立的除渣、浸泡、消毒、包装车间混杂在一起,很容易就会出现交叉污染。

  因市场准入门槛低,企业间相互竞争激烈,为了抢占市场,大大小小消毒公司为降低成本,缩减洗洁精、消毒液用量,降低水温及高温消毒温度。为争夺客户,每套生产成本大约4毛5分钱的餐具只卖5毛钱,有时为了抢夺市场,价格降得更低。

  在一场场价格战中,企业一心缩减开支,忽视了企业内部管理,员工薪水徘徊在1200元至1600元之间、运输车辆无法及时更新。更重要的是,消毒餐具的质量无法保证,市场竞争力更低,又更加依赖价格战,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采访中,某区卫生监督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根据谁办证、谁主管的原则,没有办证权的区、县一级卫生职能部门在检查过程中,无法直接对违规消毒餐具企业进行处罚。出现的产品卫生质量问题,也无法给予消费者及时、满意的答复。

  据了解,目前贵阳市20家消毒公司分布在全市六区、三县一市。尽管市卫监所安排了两名工作人员对消毒企业“专职”监管,仍然显得人手不够,监管有难度。


PP电子官网